郑报融媒记者 郑磊 文/图

  一些不法分子受金钱利益驱动,铤而走险,拐卖儿童。骨肉分离,给被拐儿童家庭带来刻骨铭心的痛楚,为了寻找被拐儿童,很多人放弃了工作,四处奔波,花光了积蓄,可到头来,毫无所获,但他们依然在坚持,从来不言放弃,可随着时光的流逝,被拐儿童的样貌会发生很大变化,加上收养家庭刻意遮掩,茫茫人海中,难以相识。

  为了尽早让这些家庭骨肉相聚,近日,素有“神笔警探”之称的退休刑警林宇辉伸手相助,为被拐儿童画像,根据画像已经有两名如今已长大成人被拐儿童,与亲生父母相聚。

  林宇辉,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物证鉴定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首席模拟画像专家。而他一战成名,则是来自于2016年参加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挑战不可能》。当时,他通过打满马赛克的三张失真图像绘制出人脸,并顺利从48个人中找出三个目标人物,《挑战不可能》让林宇辉名声大噪。

  2017年7月,北大女硕士章莹颖在美失联,林宇辉根据模糊的监控录像连续熬了三个通宵为犯罪嫌疑人画像,协助美方顺利破案,从此,林宇辉警官名扬海外,被大家亲切地称之为““神笔警探””。

  如今,退休在家的林宇辉警官又投入到公益活动中,为烈士和被拐儿童画像,而且,提高模拟画像已经有两位被拐儿童被找到。

  如今,“神笔警探”林宇辉向社会公开承诺,正式定下“两个一百计划”:在未来的两三年内,为100名革命烈士、100名被拐儿童画像,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

  那么,儿童被拐时往往只有两三岁,最大地也就六七岁,如今,他(她)们都已长大成人,随着时间流逝,生活环境地改变,容貌会发生很大变化,“神笔警探”林宇辉又是如何为他(她)们画像呢?据“神笔警探”林宇辉介绍,他的诀窍是先看人的骨骼脸形,推出大致轮廓,然后仔细雕琢五官形状。一个人或胖或廋,在他的眼里不过是“皮肤与骨骼的距离”,这被他称为“刻骨寻人”。

  来自河南郑州二七区齐礼阎乡的张萍女士,14年前两岁半的爱女菁菁被人拐走,这些年来在寻子路上,崎岖坎坷,风餐露宿,历尽千辛万苦却没有孩子的任何信息。从一位来自湖南郴州被拐儿童母亲口中得知“神笔警探”林宇辉在为被拐儿童画像时,非常激动,信心大增,获得林宇辉警官的同意后,与另外4名被拐儿童家长一道前往山东,她女儿菁菁的现在的模拟画像成功画出。 “神笔警探”林宇辉的夫人侯庆瑛女士与几名公益志愿者一道专程带着画像从山东赶到郑州,在管城区南仓街免费早餐工程二楼会议室将四幅画像交给被拐儿童家长手里,河南新乡申燕荣看到儿子张文龙的模拟画像时,兴奋异常。

  “这就是我的儿子,这就是我的儿子,我脑海里儿子现在的样子。”申燕荣为“神笔警探”林宇辉叹服。其他几位被拐儿童家长也纷纷表示,自己孩子的模拟画像画得非常好,他们寻子信心大增,相信通过模拟画像很快会找到自己被拐孩子的下落。

  “神笔警探”林宇辉的夫人侯庆瑛女士称,林宇辉要画一张被拐儿童现在的模拟画像先要看看被拐儿童小时候的照片,要看看被拐儿童兄弟姐妹的照片,加上看看其父母的照片,在头脑里形成被拐儿童现在的影像,这需要好几天的时间,而画出模拟画像则在半个小时之内,很少修改。没有照片的,可以根据被拐儿童父母的样貌加上他们对自己孩子样貌的描述也可以成功画出。

  “这些被拐儿童其实就生活、工作在大家的身边,由于被拐时年龄非常小,加上收养家庭极力遮掩,他们(她)对家乡和家人的印象随着时光流逝变得越来越模糊,淡化。通过这些模拟画像,通过网络传播,他(她)们很可能被认出,最终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实现亲人团聚。”一直在关注被拐儿童动向的公益达人张菊女士说。

  “你们可以将这些模拟画像上传网络和朋友圈,也可以做成小卡片,向市民发放,尤其的火车站、汽车站这些人员流动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自己要保重身体,相信通过大家的努力,会团圆的。”侯庆瑛女士说。

  在现场,很多寻子家庭都赶来了,得知“神笔警探”林宇辉能画出逼真画像时,寻子信心倍增,纷纷向侯庆瑛女士请求请林宇辉警官画像。侯庆瑛女士看到大家翘首以盼的期待神情都予以答应,但由于目前需要画像的人太多,因此,为他们孩子的画像将要排在2019年了。

  “找了十几年了,也不在乎这一年半载时间,有了模拟画像,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孩子。”一位远道而来的寻子母亲动情地说。

  由于林宇辉警官年近六旬,身体不太好,曾经因病住院,需要照顾其饮食起居,以便让其全心身投入为烈士和被拐儿童画像,侯庆瑛女士午餐过后便于随行的几位公益人士匆匆与大家告别,离开郑州,返回山东。

  临走时,侯庆瑛女士再次提醒大家,一些不法分子抓住大家寻子心切的心理,冒充他们,画像收费,请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

  “林宇辉为烈士和被拐儿童画像都是免费的,请大家注意防范,当接到骗子电话时,最好能录音,保存证据,同时可向公安机关报警。”侯庆瑛说。